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初九の夜

彼岸花……一片光怪陆离的荒野,一抹游走人间的幽魂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不知道我现在做的哪些是对的,那些是错的,而当我终于老死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。所以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每一件事,然后等待着老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清宫词  

2008-10-19 20:07:30|  分类: 清风拂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钱塘九钟主人”,即清吴士鉴(1868-1933)浙江钱塘人。字炯斋、进思、别号含英,室名含嘉室。九钟精舍,自号九钟主人。浙江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,光绪十八年(1892)进士,历任编修,江西学政,待读、史馆纂修,资政院议员官至翰林侍读。

九翚四凤礼尊崇,骄侈宜惩汉晋风。八角殿中遗训在,天姬首重德言功。

天命八年,太祖御八角殿,训诸公主以妇道:毋陵侮其夫。恣意骄纵,违者罪之。

 

华风纤巧束双缠,妙舞争夸贴地莲。何似珠宫垂厉禁,防微早在入关年。

顺治初年,孝庄皇后谕:有以缠足入宫女子者斩。此旨旧悬于神武门内。

 

七载金滕奉至尊,宫闱秘史哪堪论。名姝来自句骊道,素囗凄凉喀喇屯。

睿忠亲王娶高丽女二人,以出猎喀喇河屯,中途病卒

 

双成明靓影徘徊,玉作屏风璧作台。薤露凋残千里草,清凉山上六龙来。

吴梅村《清凉山赞佛诗》。相传咏世祖端敬皇后董鄂氏事。廉亲王允禩子著《日下旧见》,载世祖七绝一首。知遁荒之说,非无因也。诗云:“我本西方一衲子,黄袍换却紫袈裟。”

 

吴娃中岁谱离鸾,朱邸金尊进合欢。盛囗丰容矜绝世,过墟一志未丛残。

《过墟志》一书,记豫通亲王娶昆山黄氏妇刘三秀事,具详始末。

 

秋狝行围重木兰,柳条边外地平宽。永安莽喀嘉名锡,博得高年大母欢。

木兰秋狝之制,昉自康熙。所以习武事绥远人也。行围之地,为喀尔沁熬汉翁牛特诸部所属地。康熙间,献地一千三百里,四面编柳为界,谓之柳条边。圣祖曾奉皇祖母孝庄皇后至威逊格尔行围。围场分两翼,东口首围,名曰永安莽喀;西口首围,名曰永安湃。圣祖亲定嘉名,皆以汉语冠于满语之上。永安取吉祥之义也,满语沙冈为“莽喀”,沙地为“湃”。

 

思子无台异汉皇,皇孙终老郑家庄。从今正大光明殿,御管亲书禁匾藏。

圣祖皇太子理密亲王既废,其子弘皙始而禁锢,继迁居京西郑家庄,仍袭郡王。自康熙后,不立储贰,默定继体者之名,亲书密谲于正大光明匾中,迨末命时,始派大臣启视,颁诏册立。

 

阿其那与塞思黑,煎豆燃萁苦不容。玄武门前双折翼,泰陵毕竟胜唐宗。

阿其那、塞思黑,世宗改其弟允禩、允禟之名也。

 

黄教由来国俗崇,雍和潜邸辟离宫。须知我佛名欢喜,丈六金身色即空。

雍和宫在北新桥之北,为世宗潜邸。等极后,升为宫。乾隆初,庄严法相,以喇嘛守之。宫内法轮殿,塑男女裸体佛像,谓之欢喜佛,盖从蒙古俗也。

 

巨族盐官高渤海,异闻百载每传疑。冕旒汉制终难复,曾向安澜驻翠蕤。

海宁陈氏有安澜园。高宗南巡时,驻跸园中,流连最久。乾隆中尝议复古衣冠制,不果行。

铁牌请到自邯郸,斋醮连旬诏设坛。步祷深宫家法在,木郎词付近臣看。

乾隆间,京师大旱。孝圣皇后于御园神祠内,步行亲往祷雨,旋即渥沛甘霖。宫中祷雨之文,谓之木郎词。凡三十余句,以三四五七言为句,类汉时郊祀乐章。孝钦皇后曾以示军机大臣。

 

便宜发粟为扬仁,严妪何期白简陈。 凤(舟胃)暂停温诏下,中官宣进太夫人。

高宗奉孝圣皇后南巡。行至山东境,济宁州知州颜希深,以事他出,适地方急赈,其母夫人何氏,即发仓粟予之。巡抚某以违制严劾,孝圣以其母贤,不加处分,召见何氏于舟次,赐以扁额,褒覹备至。会济南府出缺,即蒙超擢,不数年洊至河南巡抚。

 

拖床碾出阅冰嬉,走队橐弓五色旗。黄幄居中奉慈辈,罽帱貂座日舒迟。

每岁十二月,于西苑三海阅冰嬉,所以习武行赏。御前侍卫率八旗兵队,奔驰迅疾如飞,张弓挟矢、分树五色旗以为次第。乾隆间,高宗岁奉孝圣皇后阅视三海中。冬令乘坐冰床,亦谓之拖床,上用者以黄缎为幄,如轿式然。以八人推挽之,罽帱貂座,见高宗御制冰床联句诗。

 

昆明湖水漾球清,鸂鶒鵁鶄洛晚晴。水猎罢时箫管进,珍筵纷错启慈宁。

淀园旧有水围,其后停罢,而水亦涸。总督高斌复浚之。乾隆甲戌,高宗尝奉孝圣皇后观水猎于昆明湖,嘉、道以还,不复踵行矣。

 

九老香山礼数殊,瑶华妙笔手亲摹。胪欢八艳重开宴,画苑能成第二图。

乾隆辛巳,孝圣皇后七旬万寿,赐三班九老宴于香山。在朝王大臣九人、武职九人、致仕诸臣九人。有《香山九老图》,为贝子弘旿所绘。迨孝圣八旬万寿,亦于香山宴之。一为文职九老、一为武职九老、一为致仕九老,仍分三班,命画苑艾启蒙作图。

 

宁寿宫中万象春,金川铙吹凯歌新。慈颜晬穆天颜喜,抱见传来卅六人。

乾隆丙申,平定两金川。孝圣皇后御宁寿宫,高宗侍膳。赐将军阿桂、丰升额等功绩最著者三十六人,宴于阶下,为历来未有之盛典。凡兵事奏凯,召见有功之臣,行抱见礼(泉注:抱见礼是满族的大礼。行礼时,行礼人右腿抢上一步,两手张开,左膝着地,双手抱住受礼者腰部,头轻轻顶于受礼者胸下,受礼者略弯腰,双手轻抚施礼人的头。),亦国俗也。

 

瑶星坤极蔼祥光,宫训图成十二章。岁岁春朝重展视,云缣深护学诗堂。

乾隆间,绘历代后妃之有德者为《宫训图》,凡十二帧,曰燕姞梦兰、徐妃直谏、许后奉案、曹后重农、樊姬谏猎、马后练衣、西陵教蚕、姜后脱簪、太姒诲子、婕妤当熊。每岁终,张于东西六宫,本日收藏于景阳宫后之学诗堂。见宫史联句诗注,仅载于图之目,余二图阙。

 

星陨苍龙失国储,巫阳忽又召仓舒。长秋从此伤零落,云黯纤阿返桂舆。

康熙以后既不立储。高宗以皇次子永琏为孝贤皇后所生,特书名封贮于正大光明匾中,未几薨,谥曰端慧太子。复以皇七子永琮亦为嫡出,隐有书名之意,而永琮又薨。孝贤伤悼过甚,不数年崩。

 

列戟通侯十四人,外家恩泽古无伦。君王亲诔河洲德,检点袆笄倍怆神

孝贤皇后事孝圣皇后,最得欢心。高宗称其淑德,为古今之贤后。故待遇后族贵宠无比,先后膺五等封爵者,富察氏凡十四人。孝贤崩后,御祭文字哀婉沉挚,见于《啸亭杂录》。凡平日所御奁具衣物,不令撤去,照常陈设。圣心眷注,亦古今所罕见也

 

长乐宏开饯岁筵,骈词吉语璨珠联。一堂五世空前祀,此是乾隆极盛年。

乾隆间,皇六子永瑢绘《岁朝图》进呈孝圣后,高宗题诗,有「永绵奕载奉慈娱」之句,其后命取「永绵奕载]四字为近支宗室命名行派,然未有明谕也。甲辰,亲见皇长子定安亲王生曹孙载锡,是为皇玄孙,五世一堂,因於雍和官后室及大内景福宫避暑山庄,皆书揭五代五福堂额。诚古今帝王中所仅见者。道光丁亥,钦定续拟溥、毓、恒、启四字,其时溥字辈已命名奉字,皆令改之。咸丰丁巳,又钦定续拟寿、闿、增、祺四字,均见谕旨.

鬒云截去独含颦,不学文昭望孟津。袝庙但虚椒屋礼,生前依旧俪中宸。

高宗继后那拉氏,随侍孝圣皇后南巡,忽自剪发,失其常度,中途送还京师。满洲旧族,最忌剪发。高宗谕旨,谓本应废立,以其继伟中宫,故优容之。越数年薨逝,命以皇贵妃礼治丧,不得袝庙。其实有满员上疏力争,谓宜用后礼,留中不发。迨嘉庆四年高宗上仙,始将此折封固,交内阁收贮,至今尚存。或谓废后在杭州为尼者,误也。

 

汉姓难同色目侪,当年却特制诚乖。东朝天下通婚诏,圣母曾闻氏魏佳

满汉向无通婚之例。至光绪季年,孝钦皇后始诏令满汉通婚。然圣祖妃嫔已有年氏、王佳氏、陈佳氏,仁宗生母孝仪皇后为魏佳氏,皆汉人而投旗者,故称为某佳氏。佳者,家之叶音也。视元时专重色目,轻视汉人者,固有异矣

 

家人燕见重椒房,龙钟无端降下方。丹阐几曾封贝子,千秋疑案福文襄。

福康安,孝贤皇后之胞侄,傅恒之子,以功封忠锐嘉勇贝子,赠郡王衔,二百余年所仅见。满洲语谓后族为丹阐。

 

雏鬟生长大宛西,钿合无情宝剑携。帝子不来花已落,红颜黄土玉钩迷。

回部某王之女。事见王壬父《湘绮楼文集》所撰传。

 

秦箫仙馆倚云霞,玉水萦纡赐主家。独有沁园今阒寂,马神庙外马缨花。

仁宗四女庄静公主,下嫁土默特贝子玛尼巴达拉,赐第在京师德胜门内东蒋家房,与成哲亲王第均赐用玉泉山水引入邸中,城中诸邸皆无此也,其后人贝子棍布札布尚居之。高宗四女和嘉公主额驸福隆安故第在后门内马神庙,今已改为大学堂。

 

定昆池沼旧山庄,复道逶迤缭粉墙。养两朝崇圣孝,含晖西爽并沧桑。

含晖园在圆明园之东,有复道相属。仁宗三女庄敬公主厘降时赐居于此。公主薨逝,额驸索特那木多尔济照例缴进。又以成哲亲王寓园西爽村,均并入绮春园中。道光时,宣宗尊养孝和皇后于绮春园中。文宗初元,亦奉孝静皇后居此。问安侍膳,一如道光间礼。盖文宗幼时失母,为孝静所抚育,故即位后,孝静由康慈皇贵太妃尊为太后也。咸丰庚申淀园之灾,绮春亦同归煨烬矣。

 

蕙质兰心并世无,垂髫曾记住姑苏。谱成六合同春字,绝胜璇玑织锦图。

孝全皇后为承恩公颐龄之女,幼时随宦至苏州,明慧绝时。曾仿世俗所谓七巧板者,斫木片若干方,排成《六合同春》四字,以为宫中新年玩具。咸丰初,京外有仿其遗制者。

 

如意多因少小怜,蚁杯鸩毒兆当筵。温成贵宠伤盘水,天语亲褒有孝全。

孝全皇后由皇贵妃摄六宫事,旋正中宫,数年暴崩,事多隐秘。其时孝和太后尚在,家法森严,宣宗亦不敢违命也,故特谥之曰:'全'。宣宗既痛孝全之逝,遂不立他妃嫔之子而立文宗,以其为孝全所出,且于诸子中年龄较长。

 

捧砚调朱玉漏迟,御前裂帛太憨痴。才人一别披香殿,明月羊车系梦思

宣宗披览章奏,尝至夜分,某日有宠姬取而裂之,翌日遣出,亦不加以他罪

 

中使传宣急召虾,乾清宫畔月笼纱。龙颜一怒蛾眉死,御剑封还带血花。

道光中,某夜,宣宗在乾清宫盛怒,厉声呵斥,立召值班侍卫王某入宫门,授以宝刀,令随宫监至某宫第几室于床上取一宫眷首覆命,不知其为何事也。王某,黄岩人,曾为其从孙弢太甫常言之。满洲语侍卫曰“虾”.

太平湖畔启朱门,分府时承同辈恩。表淑含和资母训,宫中兰膳礼常尊

醇贤亲王母琳皇贵太妃乌雅氏,性贤明。文宗即位,王分府于太平湖畔。太妃例应归府。文宗甚尊敬之,故仍居宫中。

 

纤步金莲上扣墀,四春颜色斗芳时。圆明劫后宫奴在,头白谁吟湘绮词。

 咸丰间圆明园有牡丹春、海棠春诸名,谓之“四春”,皆以居嫔御者。见王壬父《圆明园词》。

 

女伴三旗结队偕,绣襦锦襆映宫槐。祃牙已命南征将,选秀仍闻搭绿牌。

文宗时,选秀女。有一女子谓:东南发匪方炽,不闻朝廷选将命师,尚于此时循例选秀女耶?诸多侃直。文宗不以为罪,王壬父亦为之作小传。满洲俗语谓引见不入选者曰“撂牌子”。

 

北狩经年跸路长,鼎湖弓剑望滦阳。两宫夜半披封事,玉玺亲钤同道堂。

咸丰辛酉秋,文宗崩于热河,穆宗初立,孝贞皇后级孝钦皇后垂帘听政。凡行在所颁谕旨者,皆钤印御赏印于首,同道堂印于尾。此二印皆文宗末命时亲付两宫者也。

 

玩物纷罗不倒翁,聪明英毅欲锄凶。梓宫返阙爰书定,铁帽犹存翊戴功。

在热河日,怡亲王载垣、郑亲王端华、协办大学士肃顺矫称奉遗命赞襄政务,朋比为奸。孝贞皇后、孝钦皇后召见恭亲王密定机宜,于还京之日即治载垣、端华罪,赐自尽。并令肃顺护送梓宫,于中途拿问,解京处斩。仍以怡贤亲王、郑献亲王之子孙袭爵。俗谓从龙入关世袭罔替之亲王为铁帽子王。穆宗时方六龄,在滦阳行宫,戏土偶折其首曰:“此载垣、端华、肃顺也,吾必杀之。”其英断如此。

 

铁牌深铸未曾囗,矫诏俄闻遣内官。祖训煌煌齐典宝,圣明中外仰慈安。

国初,鉴于前明珰祸,世祖时特铸铁牌,谕十三衙门,立于神武门内,所以防微杜渐者。垂训綦严。同治己巳,有蓝翎太监安得海者,伪称奉命至苏州采办珍珠,自天津乘船南下,行至山东,骄纵不法,道路震骇。巡抚丁宝祯派员拿获至省,具奏请旨,孝贞皇后平日于用人行政悉委之孝钦皇后,不轻发言,独于此案力持大体,谓宜遵守祖训,就地正法,不可轻纵。一时中外交相称颂。得海既伏诛,宝祯令陈尸三日。其随从太监苏拉鏖手,均斩、绞、发黑龙江如律。

 

纳兰一部首歼诛,婚媾仇仇筮脱弧。二百年来成倚伏,两朝妃后侄从姑。

入关以前,太宗先聘尼堪外兰之女,而叶赫纳兰部争娶之。太宗遂征服尼堪外兰,复讨叶赫纳兰,灭其部落。纳兰之后以部落为姓,即那拉氏。孝钦皇后,其后裔也。

 

宝鉴编成号治平,宣仁初政致清明。尚书图说曾钦定,更选儒臣值迩英。

同治初,孝贞皇后、孝钦皇后垂帘听政,命南书房翰林录孙嘉淦《三习一弊疏》进呈备览。既又命南书房、上书房诸臣,取历代帝王治术足资法鉴者,汇纂成书进呈,名曰《治平宝鉴》。光绪癸卯、甲辰间,命南书房翰林撰《书经图说》,排日呈览,书成颁行。丁未冬,又派儒臣七人轮班进讲,孝钦及德宗每日办事后,听讲于勤政殿。

 

库笺滑笏擘窠书,龙虎盘拿势卷舒。朝罢重修惟礼佛,大圆宝镜映雕疏。

孝钦皇后喜作大字,用丈余之库腊笺,书龙虎松鹤等字,每岁多至数百幅。宫中及西苑颐和园,均喜以“大圆宝镜”四字为匾额。

 

大雅斋中写折枝,丹青钩勒仿筌熙。江南供奉虽承旨,不及滇南女画师。

内廷如意馆画工,皆苏州人。光绪间,昆明缪素筠女史嘉惠,工画花卉,承直二十余年。每当拈毫染翰,钦并坐指示之,眷遇始终不衰。大雅斋,孝钦自署斋名也。

开国科名几状头,璇闺女诫近无俦。昭阳从古谁身殉,彤史应居第一流。

国初满汉分榜取士。顺治壬辰科,满状元为麻勒吉。乙未科亦分两榜,其后满汉同榜。惟同治乙丑科,崇文忠以一甲第一名及第。孝哲皇后秉承家训,母仪懋著。尚未受册封之时,已有明德和熹之令誉矣

 

寝园新筑妙高峰,锯斧摧残马鬣封。银杏半枯松柏老,宵深风雨泣潜龙。

醇贤亲王园寝在妙高峰峰颠,巨树可数人合抱。某年,孝钦皇后命人斲之,根深数大,有巨蛇盘互其下。

 

娣姒原从姊妹行,遥源叶赫启灵长。宫廷每叙家人礼,八座安舆赐杏黄。

醇贤亲王福晋,为承恩公惠征之女、孝钦皇后之胞妹。光绪间,曾奉懿旨赐黄轿。福晋秉性谦冲,每至内廷仍不敢用也。

 

求郎不循馆陶情,汤沐频颁视所生。异数今同长公主,连云甲第峙东城。

   荣寿公主为恭忠亲王之女,文宗以其聪慧轶群,屡欲抚为己女。同治初年,奉孝贞皇后、孝钦皇后懿旨,封为固伦公主,恩遇甚渥。额驸志端,早卒。自麟光,以先代世职袭公爵,屡求要差。孝钦以其年少,终不予也。公主府在安定门大街大佛寺后身。

 

桑园深锁绿阴酣,油盖安车重祀蚕。召取吴兴村妇至,绮华馆内染云蓝。

桑园门,在金鳖玉(虫东)桥之北门南向,与焦园门相对。每岁三月吉日,皇后于园内亲祀先蚕西陵氏之神。妃嫔二人、公主、福晋、命妇七人,随从采桑。皇后有事,或遣妃恭代。光绪间,孝钦皇后命浙江巡抚选湖州桑妇数人进京,教习饲桑之法。设立绮华馆,招募机匠,缫丝织绸。

 

庞眉入梦是何缘,还我江山一据然。后夜相逢人似旧,驴儿年改马儿年。

德宗于甲午前,屡于梦中见一老人曰:“汝几时还我旧物?”德宗无以应。他日奏闻孝钦皇后,孝钦曰:“如再梦见,告以驴儿马儿年还尔。”旋又梦见此老,仓卒之间,则误曰:“我于马儿年还尔。”比寤,犹能记忆,后以闻于孝钦云。

 

别殿排云进寿觥,慈怀日夕轸边情。诸州点景皆停罢,馈餫频闻发大盈。

甲午冬,孝钦皇后六旬万寿,各省疆吏派员祝嘏。自颐和园至西苑,沿途分段点景。会中东战事方亟,廷臣交章谏争,乃命停止点景,仅于院内排云殿受贺,颁发内帑以犒前敌将士。

 

千步廊前竦碧岑,佛香阁上恣登临。长衣窣地盘旋上,亲挽箯舆有福金。

孝钦皇后在颐和园,每日必登佛香阁游览。阁在万寿山之巅,俯临排云殿,矗立云表,松槐夹峙。千步廊由漪澜堂、乐寿堂迤逦而西达殿门外,为光绪年间所新创,非当日园中之旧。废端王载漪之福晋,为阿拉善王之女,雅善辞令,能伺孝钦之意旨。日侍左右,亲为扶舆。废大阿哥之,溥儁之入也嗣,福晋之力为多。福金即福晋。

 

列市分廛厕禁林,团城翠括荫萧森。步行亲诣承光殿,为识闫闾疾苦心。

孝钦皇后居西苑时,命宫监于北海承光殿侧设列市肆,罗陈百货,亲往问价,以考镜商贾之情。团城亦称团殿,即辽时梳妆楼旧址。其旁有白皮松数株,八百年前旧植也。

 

宫车晓出凤城隈,豆粥芜萎往事哀。玉镜牙篦浑忘却,慈帏今夜驻怀来。

联军入京之日,孝钦皇后晨起闻警,尚未盥漱,以绿绸襥首就道。德宗终日饥饿,行至贯市,仅食冷绿豆粥一盂。以簸箕为枕,卧土炕上,翌日抵怀来,知县吴永迎入署中。孝钦居吴永妻之卧室,始取其奁具梳洗焉.

九月蒲津宫渡寒,翠旗夹道万民欢。冰梨火柿家家献,手赐银牌带笑看

庚子九月,两宫由蒲津渡河入潼关。陕境妇孺跪迎道左,咸捧果物上献。孝钦皇后于舆中手取一二,亲以银牌赐之。

 

芬敷欧碧八仙庵,移贮铜瓶景泰蓝。一御金根瞻佛座,华鬟云影护经龛。

长安城外八仙庵,唐兴庆宫故址也。孝钦皇后亲往礼佛,庵内牡丹最盛,绿者犹佳,宫监时以折插行宫胆瓶中。

 

太白参天灵气钟,穹碑丽藻竖层峰。差同玉简投龙璧,不似金轮咏石淙。

长安苦旱。孝钦皇后命大臣祷雨太白山,果获甘霖。御制申谢之文,泐石山颠,碑首全题皇太后徽号。盖前碑文,无此例也。

 

甘泉烽燧逼严城,禁掖传筹夜不禁。承直膳房依例进,寒衣纫就寄西京。

联军入都城,宫内先朝主位尚有皇贵太妃诸人,禁门以内不敢惊扰,每日照例进膳。主位等手制棉衣,令太监賷至行在,进程孝钦皇后。

 

春蒐驻跸晾鹰台,慈驭当年西度来。百载重修巡幸典,收京乐府唱銮回。

南苑在京师之南,为元时南海子故址,亦名飞放泊乾隆以后,谒陵回跸,辙于此行春蒐之典。晾鹰台,在苑之迤南。蒐毕,命虎枪营人员殪虎于此。乾隆时孝圣皇后、道光时孝和皇后皆尝一幸南苑。光绪辛丑冬,德宗奉孝钦皇后銮,壬寅、癸卯谒东西陵,均至南苑驻跸数日。惟春蒐之典,旷废已久,不克举行矣。

 

朱丹绣罽大秦妆,鳀壑人来海宴堂。高坐璇宫亲赐宴,写真更召克姑娘。

戊戌以后,各国使臣眷属,每以岁时入觐,厚加宴赉。辛丑回銮,以旧时瀛秀门内仪銮殿址改建海宴堂,专为接见外臣之地。甲辰春,孝钦皇后召西女士绘御容,宫中呼为克姑娘。

 

翔鸾飞舰棹湖波,天上嬉娱乐事多。不爱内家装束贵,居然雨笠与烟蓑。

孝钦皇后于颐和园率后妃乘小艇照像,用渔家服。

 

豳风堂外驻虹好,自在庄前辟绿畴。亲御麟毫题赐额,至尊侍坐畅观楼。

西直门外三贝子花园,改为农事试验场。德宗奉孝钦皇后亲往阅视,以场中高楼为传膳之所。孝钦命之曰畅观楼。其余自在庄、豳风堂诸额皆御题也。

 

岂有诸兄笔砚供,翻从草圣学鸾龙。延春阁上澄心纸,钗股分明染墨浓。

隆裕太后,承恩公桂祥之女。桂祥父子未尝学问。隆裕侍孝钦皇后久,喜学草书。宣统初元时,以草书法擘窠匾联;“延春阁”,自署斋名也

 

御花园近石廊西,灵沼轩头榜字题。引得玉泉三百斛,光明世界现琉璃。

大内御花园之东有土阜一区,向以日者之言,不宜建筑。宣统己酉,兴修水殿,四围浚池,引玉泉山水环绕之。殿上窗棂,承尘金铺,无不嵌以玻璃。隆裕太后自题匾额曰“灵沼轩”。俗呼为“水晶宫”。辛亥之冬,尚未毕工也

 

赵家姊妹共承恩,娇小偏归永巷门。宫井不波风露冷,哀蝉落叶夜招魂

瑾贵妃、珍贵妃为侍郎长叙之女,己丑同被选。戊戌珍贵妃被黜,庚子之变,死于宫内井中

 

石头旧记寓言奇,传言传疑想象之。绘得大观园一幅,征题先进侍臣诗。

瑾、珍二贵妃令画苑绘《红楼梦》大观园图,交内廷臣工题诗

 

坤宁宫里拜南膜, 萨满名称译语殊。世袭竟同三品俸, 曼珠旧俗亦崇巫。

坤宁宫中,供奉神位,皆依盛京。清宁宫旧制,应由皇后每日行礼,设一女官代之,食三品俸,名曰萨满,俗讹称:撒麻太太。旧《会典》谓之赞祀女官。清晨入神武门至宫礼神。萨满身故,则传于其媳,而不传女。盖其所颂经咒,不轻授人也。

 

吃肉迎神溯国风,官家举案乐融融。地衣新袭西洋毯,促坐齐来女御宫。

满洲风俗最重祀神,祭余之肉,席地坐而食之,谓之吃肉。每岁二月初,皇帝、皇后同在坤宁宫吃肉,妃嫔以次咸入座。

 

英华殿辟旧时基,七树菩提贯若累。岁岁园官来进俸,黄绦百八缀牟尼。

大内英华殿为前明所建,在寿安宫之北。宫中自皇太后及皇后,以此均以此为礼佛之所,殿中有菩提树七株,采撷其子,以为念珠。

 

鹊驾凌秋璧月悬,甘瓜素果敞清筵。中宫自向天阶拜,愿祝人间恨海填。

七夕宫中设果桌祭牛女,皇后亲行拜祭礼。其神牌曰:牵女河鼓天贵星君、天孙织女福德星君。

 

长街深邃列西东,绮馆椒廷署后宫。答应更兼常在号,汉家增级位须同。

妃嫔位次凡七级,曰皇贵妃、曰贵妃、曰妃、曰嫔、曰贵人、曰常在、曰答应。较汉时增级十四者,可谓减损。大内东西各列六宫,六宫左右谓之东西长街。

 

从龙右族世为姻,尽是天家罤附亲。敕取年龄高四姓,指婚先及近支人。

凡近支王贝勒公及外戚之子女,既及岁者,开具姓氏年龄进呈,奉旨谓之联姻,名曰指婚,满洲语又谓之拴婚。

 

四节频颁戚里恩,面脂赐出月华门。会亲内殿关防密,朱毂黄韁集禁垣。

凡公主、福晋、格格及外戚眷属,岁时有赐,入内谢恩,谓之会亲。于宫门外施以黄幂,谓之关防。

 

殿西船坞对山椒,画鹢飞轮似御飙。万炬通明传电气,春波潋滟绣漪桥。

颐和园有船坞,硺石而成。在石寿殿之西南,与万寿山相对,旧名宝莲航,亦名石舫。光绪中叶,昆明湖中始置小轮舟二艘,后于园外东南隅设电汽房,专司园中电灯。绣漪桥在园墙之南,湖水出闸门,自桥下东流,汇入高梁河。

泼寒妙伎奏升平,南府新开散序成。不是曲终悲伴侣,似嫌激征杂秦声。

宫中掌戏曲者曰升平署。其后命年幼太监习之,谓之南府。南府之名始自康熙间。道光元年,力崇朴实,将南府人役一概遣散。至光绪间复之。内廷向演昆曲,其后好演梆子腔。此腔出自秦中,说者知有六飞西幸之事矣。

 

百宝华灯密炬红,太平万岁字当中。换衣试作回身舞,可似幽州浑脱工。

每岁上元或万寿节,令乐工舞灯。衣五色画衣,分行成字,凡数十变,有:太平万岁、万寿无疆诸字。以黄绫册书成字样,陈诸御案,以备观览。

 

寂寞山高与水长,银花火树不成行。迎春别启新堂宇,燕九年年乐未央。

乾隆以后,每岁燕九日于圆明园山高水长(殿内匾额即以此命名)看烟火。庚申,园毁。至光绪中叶,兴修三海,筑迎春堂,始循旧例,于堂外放烟火焉。

 

官窑彩釉重康熙,汝定哥均不足奇。敕取宫灯明似镜,御摇尚有旧人知。

官窑瓷器胜于前代,尤以康熙时制为最。同治间,大婚典礼,饬九江道于景德镇御窑厂,定造宫灯罩。颁发旧样,其质洁白光透,中含花纹,胜于玻璃厂中无人能造。百计采访,惟一旧宫人年八十许,颇知之。家藏一书,备言制造之法,秘不示人。以重金赂之,始出此书。乃按其遗说,精制进呈,与康乾间物无异。

 

角黍犹沿椴木名,筵前桐酒往罍罂。花糕醢酱皆苏造,食谱当年御制成。

宫中于五月食椴木饺,《尔雅》释草椴木槿,《方言》:燕之东北、朝鲜冽水之间,谓之椴。此关外旧俗,尚延古时名称。又有苏造糕、苏造酱诸物,相传孝全皇后生长吴中,亲自仿造,故以名之。

 

分例无多月赐缗,何如乞巧问针神。宫奴携向前门卖,刺绣盘龙一色新。

先朝嫔御退居别宫者,每月分例银至薄,不足自给,往往作针黹,令内监鬻于市肆。

 

瓠芦秋老结深青,范合方圆各异形。款识精镌题御玩,旊陶而外有新铭。

园囗旷地,遍植瓠芦。当结实之时,斲木成范,其形或为瓶,或为盘,或为盂。镌以文字及各种花纹,纳瓠芦于其中。及其熟时,各随其范之方圆大小自为一器,奇丽精巧,能夺天工。款识隆起,宛若砖文。乾隆间所制者尤为朴雅。此御府文房之绝品也。

 

鼎湖龙去已多年,重见昭宫版筑篇;珍重惠陵纯孝意,大官休省水衡钱。

“惠陵”指穆宗,“版筑”与“昭宫”连用,指慈禧太后修西苑与颐和园,而用“重见”,是穆宗在日,曾有重修圆明园之议。为了重修圆明园,数度微行,感染“天花”,竟致不寿,“鼎湖龙去”十来年,前事淡忘,深宫重见修园的烫样和图说。虽然有人谏阻,并且象阎敬铭那些大官,不肯动用部款,但穆宗当年为了颐养圣母而有重修圆明园诏旨的孝心,须当珍重,不该吝予拨款。《汉书·宣帝记》有“以水衡钱为平陵徙民起第宅”。汉朝的“水衡都尉”掌管皇室私藏,“水衡钱”如内务府的收入,但是汉宣帝却用来为“陵户”起造住宅。相形之下,修禁苑就显得自私了。

 

内廷宣入赵家妆,别调歌喉最擅场;羯鼓花奴齐敛手,听人演说蔡中郎。

慈禧太后大病初愈,内务府曾经传“落子馆”,在长春宫演唱“八角鼓”。惇王满,午后奉懿旨召见,穿葛布小褂,辫子盘顶,口哼着“什不闲”,徜徉入殿。李莲英大惊失色,慈禧太后却无可奈何,说得一声:“五爷醉了!”命太监将他扶了出去。心知惇王谲谏之意,从此不再“听人演说蔡中郎”了。

 

千门鱼钥重严宸,东苑关防一倍真。廿载垂衣勤俭德,愧无椽笔写光尘。

是颂扬慈安太后。从咸丰十一年垂帘到光绪七年暴崩,整整二十年。若慈安太后在世,今日是何光景?颐和园会不会出现?难以言表。

 

九重仙会集仙桃,玉女真妃共内朝;末座谁陪王母宴?延年女弟最妖娆!

是指李莲英的胞妹,慧黠善伺人意,常由慈禧太后召入宫,慈禧太后万寿,召集宫眷赐宴,亦敬陪末座,一时诧为异数。

 

金屋当年未筑成,影娥池畔月华生;玉清追著议何事?亲揽罗衣问小名。”

影娥池,武帝凿池以玩月,其旁起望鹄台以眺月,影入池中,使宫人乘舟弄月影,名影娥池。亦曰眺蟾台。武帝初封胶东王,喜爱长公主的女儿陈阿娇,能得阿娇为妻,愿筑金屋以藏。武帝与阿娇是表兄妹,正跟皇帝与皇后叶赫那拉氏情形相同。西苑扩修告成,慈禧太后于仪鸾殿避暑。召妃嫔宫眷北海泛舟,皇后在宫中随扈,但并不在慈禧太后船上。皇帝在瀛台附近的碧桐书屋做完功课,随后赶了来的,遥遥望见一只大船,以为是慈禧太后的御舟,追上去一看,方知不是。而皇后却在船头跪接,皇帝与她虽是姑表兄妹,但清朝的规矩,不重外戚,所以他并未临幸过方家园舅家,而对这位表妹,亦只是在挑选秀女时识过面。此时似乎不能置之不理,所以亲扶把,亦问小名。 

富贵同谁共久长?可怜无术媚姑嫜!大行未入瑶棺殡,已遣中官撤膳房。

百年宫史久湮池,密记金銮费讨寻。话到开天如瞥电,虞渊落日閟穷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